客服热线:189-2527-8503

新闻资讯

首页 新闻资讯

他们买两万元一个的成人实体硅胶娃娃,人偶虽假,但陪伴是真

浏览量:19646 时间:2020-08-12 20:13

硅胶娃娃会微笑、会说话;解决你的性需求;还会陪伴孤独;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硅胶娃娃生产国;它们一起生活是种什么体验?

提到硅胶娃娃,不少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成人用品,还觉得玩娃娃古怪甚至恶心。

箭厂最近推出了一个记录片《对它/她说》,用4个视频揭开成人硅胶娃娃的制作过程和玩家背后的生活。

跟多数人一样,我起初也只是猎奇,却意外发现,硅胶娃娃背后其实有更深层的社会病。无处安放的情感,可能比生理需求更多。

它们被这群玩家赋予了人设,有名字、有社交,甚至被捧在手心里宠。有个资深玩家是这么说的:

“如果发生火灾,你的娃娃只能救一个,怎么办?”

“这个问题太残忍了,我会选择和娃娃一起被烧死。”

外表和触感都越来越仿真的硅胶娃娃,真的能给人类带来陪伴吗?

硅胶娃娃是一个更完美的人

“人是不完美的,每个人想象中的另一半都是高于生活的,而硅胶娃娃是完美肉体的象征。”

国内最早做硅胶娃娃的厂商是EXdoll,其销售总监说道。

要造出完美娃娃并不简单,精细到每天只能产出一个。

 

从几根金属骨骼到主体泡沫填充,到硅胶固化往往需要一天一夜。最后的定型需要6到8个小时,放在晚上进行。

一般工作人员早上来上班,把铸模打开,就能看到一个鲜活的娃娃了。

成品的重量从22到27.5公斤,身高144到163厘米都有,价格高达一两万。

 

大部分娃娃都是定制的,因为代表了不同用户对另一半的美好想象。

把脸蛋和身材做漂亮只是基本需求,还有不同胸型、瞳孔颜色,以及是否需要安装下体毛发等。

除了外表,娃娃还有人设,从车模嘉馨到网红媛媛,名字和性格都会与之匹配。

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她们都没有腋毛,当然也没有毛孔和疤痕。脚也普遍偏小且粉嫩。

对工厂而言,最初做这门生意是看到大家对一个貌美伴侣的需求。

但逐渐发现,原本主要承担性功能的硅胶娃娃,并不只是作为一个性用品而存在。

 

除了性功能,越来越多人考虑到情感和心理上的需求。欧美工厂还研发出了有体温、会说话的仿真娃娃。

EXdoll的经理说,“我们的目标是给娃娃注入灵魂,解决现代人的孤独问题。”

在不远的将来,这种硅胶娃娃将会被高度模仿真人的性爱机器人替代。

到目前为止,我国生产的成人玩具占了世界总额的80%以上,在这个高达66亿美元的产业中。到2020年,市场规模估计会达到90亿美元。

除了生产的量大,科技含量还是世界领先的。

 

最近国外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一条这样的新闻:“中国的性爱机器人:你好好和她商量,她还能帮你洗盘子。”

通过这款APP,娃娃们可以连接到互联网,并运用语料库与主人进行交流,类似于Siri功能。

它们甚至还能连接到具备Wi-Fi功能的智能型家居上,比如放音乐、洗碗。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下,这个行业也正在慢慢转型。

跟性爱娃娃生活在一起,却又无关性

把自己的情感寄托在硅胶娃娃身上的人,一般是宅男居多。

在《对它/她说》的片中,有两位玩家从未使用过娃娃的性功能,而是当作自己女儿养成。

大龄单身宅男张博给自己的娃娃取名为“小樱”。他平时会给小樱梳头、买衣服,洗完澡还会为她穿上小内裤。

打扮后,张博还会带她外出逛图书馆、博物馆、公园。

其中有一幕让我颇有感触。小樱坐在床上没稳住快往后翻时,张博急忙紧张地扶住。那种感觉真的就是怕自己女儿跌倒了。

而在中石化上班的网友七夕,带着两个娃娃和妻女共同生活了7年。他已经结婚10年,女儿8岁。

七夕让女儿叫它们大姐、二姐,常拿女儿的衣服和发卡给娃娃打扮。

亲生女儿甚至觉得,自己没大姐、二姐受重视。爸爸从来没帮她梳过头发,也没买过衣服,说自己纯门外汉。

七夕却给娃娃专门订做衣服,买了退,退了买,梳辫子。对此,七夕说,“她们三关系在我眼里是一样的。”

最大的共同点是,他们都没有用娃娃来做性功能。

张博说,“其他娃娃是这个功能的,但我既没有给他们起名,也没有给他们好好打扮。爱是纯洁的,性是单独拿出来的。”

而七夕的太太更坦言,“他连使用性功能的部分都没装上去。” 在他们心中,娃娃们是有生命的,是不可或缺的家庭成员。

刚开始,他们的家人都非常排斥,生怕邻居议论。哪怕是亲妈,也会觉得这是一件没有脸面的事。

七夕媳妇甚至说,“特变态,无法接受。你敢买,买了跟你离婚”。

但现在,妈妈看到张博帮娃娃洗澡时,叮嘱说千万别摔着我的小孙女。而七夕媳妇会在旁边提醒说,“等一下,有水”。

也许是感受到了他们和娃娃之间的情感,家人也逐渐愿意去接纳这种虚拟联系。

当看到家里所有人都愿意陪着他们演戏时,我真的被感动到了。

是解决孤独的一种方式

对二次元的喜爱、社交障碍都是玩娃娃的理由,其中最常被提及的就是孤独。

对于张博和七夕而言,它们意味着陪伴。

张博觉得自己胖,”一般女人对胖人不会有太多好感,胖意味着比较自私和贪婪。”

这时候,不会说话的小樱反倒变成了一位忠实的伴侣、沉默的听众,让他可以不在乎形象,不必在意自己的缺陷和不足。

张博同时觉得找女朋友麻烦。“家人给我规划25岁就要有孩子,但要组建一个家庭,就要考虑小孩怎么去养,有多少钱。像一个算盘,拼命在计算哪个值哪个不值。”

他更希望,“每个人去选择爱的时候,不是被迫的,而是特别真诚的。”

小樱的存在,就是让他在不做出任何改变的前提下,也能过得比较愉快的唯一方式。

而有着一个美满的三口之家的七夕,为什么会孤独呢?

他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不高。“孩子排斥我,我出去是当司机、扛包的。一般买娃娃的人都有点内向,多少会不善于跟别人交流,买娃娃等于解闷。”

更让人感触的例子是70多岁的玩家泰无聊。

两年前,他的妻子患癌症去世。他觉得再婚麻烦,也担心没人陪伴会轻生,于是仿照妻子的形象给自己定制娃娃。

他们就像正常夫妻一样生活。以前他经常和妻子在家里跳舞,现在他抱着几十斤重的娃娃在客厅跳来跳去。当娃娃手脚掉线时,他会异常心痛。

从这里,我能真切地感受到,娃娃已经是一个真正的伴侣。尽管这些流水线上的假肢体,本只是没有感情的性玩具。

但这种意义上的陪伴,在很多人看来是病态的,是不正常的。

2011年,有位叫宋渤的高颜值时尚博主养了娃娃,取名为“小碟”。

他患有颅内蛛网膜囊肿,还患上抑郁症,小碟的出现让他对生活充满了期待,乐于在社交媒体分享。

很多网友却对此很排斥,甚至口出恶言。被攻击后,他失望地删掉所有微博,关闭帐号。至今,谁也不知道,他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,是否还活着。

其实仔细想想,在不妨碍他人生活和社会稳定的前提下,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,有什么不可以?

毕竟,人活在这世界上,有所慰藉就已经是一件难得的事情。